海伦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春秋纠结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48:22 编辑:笔名

一  一早,工厂电动门的门洞前攒了一堆人。门洞里传来一条狗凄惨惊恐的叫声。上班来的任新也攒了过去,问这是怎么了,没想到问起了一片义愤填膺之声,人人都骂开了现在的人心坏了,生生地把这只狗的腰给打断了。  门房老汉更是愤慨,去门房端来一碗水,拿来两个馒头,骂骂咧咧地往门洞走。还没走到门洞前,狗就发出要挨刀的叫声,瘆得门房老汉停下来,弯下腰,把水碗和馒头冲着门洞擩过去,“波儿——波儿——”地叫,但狗只是惨叫。人们叹息着纷纷说,这狗被人打怕了,你是唤不出它来的,就又声讨开了那个行凶的人。要上班了,才难过地纷纷散去。中午下班,人们黑压压地出厂门。狗又凄惨地叫起来。门房老汉就出了门房,站在台阶上,又骂开了那个行凶的人。但人们只是在出厂门时,都回头往门洞里瞧了瞧就过去了,没人应和他,也就没趣地回了门房。下午上班来,他见门房老汉摆在门洞前的水碗和馒头都没了,没听见狗叫声。下午下班,人流涌过厂门时,又听见了狗凄惨的叫声,只是没那么凶了。门房老汉坐在窗前,头也不抬地吃着饭。有几个人回头望了望门洞。  第二天上午,去厕所回来的任新,望见门房老汉蹲在门洞前,就踅过去挨着门房老汉蹲下来:“那狗还在里面了?”门房老汉发愁道:“还在了。就这么不吃不喝的,还不臭在门洞里?”他:“我见你昨天放在门洞前的水碗和馒头没了,不是它吃喝了?”门房老汉嗤一声:“哪是它吃喝了,给别的野狗过了生日了。唉,我也懒得喂饮它了。”他:“还是喂饮喂饮的好,要不可真死在这里面了。我觉得它是怕疼了,不敢动。把水碗和馒头放在它眼跟前就好了。”门房老汉:“我这么块儿,钻不进去呀。”任新:“我试一试。”门房老汉歪着脑袋打量他一眼,就回门房端出一碗水,拿出两个馒头来,递给他,他就侧着身子,胳膊贴着咯吱窝,右手腕翻起来,端着水碗往门洞里挪。不想,那狗又恐惧地叫了起来。门洞里黑乎乎的,他什么也看不见。他越往里挪,那狗叫的越瘆人,仿佛再挪近一步,它就要被吓死了似的。他只得停下来,把水碗和馒头放在了半路上,仔细地瞅着门洞里。这时,他的眼适应了黑暗,就看见有两星荧光闪动着,是那么的可怜无助。他退出来。门房老汉不满意地对他说:“放不到它眼跟前不顶用。算了,等它死了,我用锅炉房里的长火钩子钩出它来就是了。”他悻悻地走了。  一上午,那两星荧光老在他的眼前晃。下班了,人们说说笑笑地涌过厂门,狗没有叫。他等人走完了,来到门洞前,立好自行车,站到门洞口,狗又恐惧地叫起来,显得有气无力。他蹲下来,伸出手,“波儿——波儿——”地叫,狗就呜咽着不叫了。一个工友出厂门:“任新,你干甚了?”他:“我看看那条狗。”工友:“还没死?”他:“没。”工友就出了厂门走了。他往门洞里钻,狗又叫起来,但只是象征性的了。他“波儿——波儿——”亲切地叫着,狗的叫声就犹犹豫豫的了。他钻到水碗跟前,见碗里的水没了,馒头也没了,就拿着碗退出来。门房老汉早站在了门洞前。问他狗吃喝了?他嗯一声。门房老汉发出沧桑的一声叹息:“猫狗九条命,真是一点儿也不假呀。”就把碗接过去走了。他也没好意思再麻烦人家。  回到家里,他把这条狗的事和妻子王霞、儿子小明说了,王霞直骂行凶的人不是人,哑牲口本来就够可怜的了,还这么作践它。小明却睁着眼,直问他那人为什么要打断狗的腰?他说不知道。下午上班来,他拿了两个馒头,一个破水缸,进了车间,接了一水缸自来水,往门洞走。一个工友上班来了,问他干啥了?他说喂狗。工友忽地想起来了,惊奇地:“那狗还没死了?”他说没死。他来到门洞前,那狗警告性地叫了起来,意思是你再不停步,我可就没命地叫开了,好像没命地叫,是它的武器。他“波儿——波儿——”地一叫,它就不叫了。他又侧着身子往门洞里钻,那狗呜咽着,随时想叫。他又“波儿——波儿——”地叫,那狗就不呜咽了,只是越过上次放水碗的地方时,才叫了起来。他只得放下了水缸和馒头,退了出来。见门房老汉隔着窗玻璃看他。  他每天去喂狗,每天把碗放得靠近门洞口些,没过几天,就是摆在了门洞口,狗也钻出来吃喝了。这是条白底黑点的花点狗,他就叫它花点,它竟然也承认了,他这么一叫它,就抬起头来看着他。又过了几天,就是有别的人在,花点也用前腿拖着身子出来吃喝了,有时,会围过几个人来看它吃喝,它怯怯的,随时准备用前腿拖着身子溜走。这些人说,命越贱,越耐磕打。  这天,门房老汉瞅着它正低头吃喝,一下子用块儿木板堵住了门洞。它吓坏了,前腿拖着身子,试图从电门的门栅栏间钻进门洞里,但被卡住了,凄惨地直叫。这一切太突然了,等他明白过来,勃然变色,直问门房老汉这是干甚了。门房老汉不悦地说:“干甚了,不让它臭在门洞里呀,干甚了。”他:“它不是会动了嘛,还能臭在里面了?门洞闲着也是闲着,它在里面又不碍事,你让它住着就是了嘛。”门房老汉:“没人喂饮它还是个死,你能喂饮它一辈子了?嗨,小任,就让它自生自灭去吧。”就不再搭理他,过去抓住狗的后腿,把它从电动门里拽出来,拖出了厂门外,又把电动门那面的门洞也用木板堵住了。他干瞪着眼没办法,才明白门房老汉前天在门洞口摆下两块儿木板要干甚了。  一下午他闷闷不乐,花点被拖拽着发出的惨叫声老在耳里响着,花点的可怜无助恓惶的眼老在眼前晃着。说真的,喂猫喂狗是小时候的事了,他对这些东西很冷漠,只是这几天跟花点接触,才觉得猫呀狗的这些小生命很可怜,它们都是些孩子,随时会成为孤儿,面对着种种不测。他弄不懂它们为什么是这样的命运。下班了,他硬着心肠,混在人流中离去。回到家,吃了几口饭就没了胃口。第二天一早去上班,来到厂门口,他还是听见了花点凄惨的呜咽声,觉得这么走了是作孽了,就停下车,循声望去,见花点卷缩在门房的后墙与宿舍的后墙形成的墙角里,无限哀伤地望着他呜咽着。可他还是硬着心肠离开了,因为他无法逆转它的命运。可是中午,等人们说说笑笑地离开了,他才走。见花点还卷缩在那里,战战兢兢地看着面前的人流车流,一见他,又哀伤地呜咽起来,投向他的哀求的眼神,像掷出来的飞抓,抓住了他的心。他走不动了,立好自行车,缓缓地走过去,蹲下来,看着激动地抖成一团,热切地用前爪拍着地的花点,宛如一个双手攀着悬崖边儿,哀哀地看着悬崖上的人的人。他叹口气,把脏兮兮的花点小心地抱起来,它在他的怀里抖成一团,不时疼得惨叫两声,他就小心地把它抱舒服了,花点就舔他的手,舔他的脸,表达着感激。这让他感到了惭愧。花点浑身抖着,可能是怕他再遗弃了它,他就更不忍心了,就一手执把,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二  他把花点抱回家,小心地放在东墙角那儿,但它还是疼得叫唤了两声。他回家寻出一些破衣服来,垫在它身下,它感激地呜咽着,两只前爪拍着地,眼里流出一滴泪。这让他震撼,才深切地感到,猫呀狗的和人是一样的灵性,只是隔着一层纸,人不知道。现在,这滴泪把这层纸浸破了个洞,让他的心灵第一次与不同物种的心灵互通了信息,才知道万物的灵性是相通的。他的眼界豁然开朗起来,才知道人确实是万物中的一种而已,也知道了这些小生命都有着说不出的凄苦,心里不由得唏嘘着,眼睛湿润了,握着它的前爪说:“好了好了,花点,你饿了一天了,我给你弄吃的去。”就回到家里,接了一碗自来水,拿了两个馒头出来,摆在它眼前。他刚拍着手站起来,院门哐当一响,还没咽下最后一口馒头的花点,就履行开了它自愿担当起的看门护院的责任来,趴在那里咆哮起来。他喊了一声:“花点,别咬。”花点就住了口,警惕地盯着门洞口,听着立自行车的吱呀声。一会儿,王霞从门洞里走出来,直看着花点,问他哪来的一条狗了。他讨好地说:“就是我们工厂门洞里的那条狗呀。”王霞又惊又气:“你偷着给它喂馒头也就行了,还把它弄回家来!它是你的亲爹还是你的亲娘?得你给它养老送终?还不扔出去!”花点瑟缩成一团,战栗起来,眼睛在他和王霞脸上溜来溜去。他还是讨好地笑:“看你说的多难听呀,不管怎么说,它也是一条命呀,咱不能见死不救呀。”王霞瞪着他:“大街上让车撞了的狗多的是,你能救过来了?这些东西就留遗下个自生自灭的嘛,你多此一举干甚了?”他:“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它正好在我眼前往下死了,我实在是不忍心呀。再说,它又不白吃白喝,能看门护院了呀。咱这平房贼最喜欢光顾了。”王霞:“它连它自个儿也顾不住了,还给咱看门护院?你不是睁着眼窝说瞎话了?”他憨笑道:“它能叫呀,贼就怕狗叫了。你呀,咋跟别人一样,怜悯心就三分钟的高潮。这见死不救和打断它的腰不是一样的心狠吗?”王霞脸一红,恼悻悻地往家里走。他跟着也往家里走。王霞头也不回:“你养它多久?”他:“伤好了。”王霞:“腰断了这么久了,还能好了了?”他:“说不定。”话还没落,院门又哐当一响,花点又叫起来。他出去喝住了。就听见门洞里唏里哐当一阵立电动车的声音,一会儿,小明风风势势地从门洞里走出来,一见花点,欢呼一声,跑过去,蹲下来,亲热地抚摸着花点,花点也亲热地用前爪拍着地,逮着小明的什么舔什么。小明抬头冲他喊:“爸,哪来的狗?”他:“就我们厂子门洞里的那条断了腰的狗呀。”小明心疼地呀了一声,怔了一会儿,才小心地摸了摸花点的断腰,花点惬意地呜噜着。  直到吃饭时,王霞还绷着个脸,他也小心地沉默着。只有小明兴奋地向他问花点这,花点那的,他躲躲闪闪地不敢回答,就这,还是惹恼了王霞,冲儿子喊:“这么烫的饭也堵不住你的嘴?!瞧你高兴的,养活你一个我们就捉襟见肘的,再养上你这个狗爷爷,你让我们活呀不了?”小明没皮没脸地吐一吐舌头,低头吃饭去了。王霞就看着他,郑重其事地说:“任新,你也知道,小明下半年就上初三了,开始用钱了不说,还得咱把精力都花在他身上了,要不,他尽贪玩了,学习跟不上呀。现在虽然读书是没用了,但不读书就更没出息呀。你一务弄上它,还不分心?”他笑:“分甚心了,不就是给它端碗水,喂个馒头的事?”小明抢着说:“就是吗,这事包在我身上。”王霞气的眼一睁一睁的,半天才说:“那馒头是刮风逮来的?”小明脸一恼,嘟囔道:“你不就是心疼你那两个馒头钱了?还绕了这么大个弯儿。我一顿饭少吃一个馒头,给你省下来。”他赶紧附和:“我也一顿饭少吃一个馒头。”王霞气得脸通红,看了看这父子俩,一摔筷子,上床睡去了。父子俩相视一笑,低头吃饭,不想,王霞忽地从床上跳下地来,跑出门去。父子俩伸长脖子往外看,见王霞拿起饮狗的碗直骂:“谁让你拿这个小花碗饮它了?放下那个豁口碗你干甚呀……”    三  收养了花点让他心性大变,那就是心里充满了仁慈,也让他眼界大开,知道并不是人才有感恩之心了,动物的感恩之心更热烈纯洁。也知道不光是人有命运,那些弱小的动物都有命运,就是一颗草也有它的命运。这让他感到了大自然的生命的神秘莫测,不由得去注意那些小生命。他想,如果有一种通用语,动物之间能互相交流,那么,天底下的动物就真的是一家了,因为动物的灵性不亚于人呀。就是现在,光用肢体语言,猫呀狗的也跟人交流的非常棒了。  打个比方,就是你一动不动,猫呀狗也能从你的眼神里看出你要对它怎么样了,看出你是好人还是坏人的。就像这只瘸了一条前腿的小黄狗,从街上如流的人中,就能看出他的善心来,只要一看见他,就冲他又是跳跃又是汪汪,表达着友善。起因是自己无意间见它廋骨嶙峋的,就多看了它一眼,它就感恩于心了,从此,他和它之间就滋长起一种情谊来,它悲惨的处境让他一天天的不忍起来,一天天地觉得自己不帮它就是负义。因为它瘸着一条腿,就咬不过别的野狗,就抢不过别的野狗,就老处于半饥不饱的状态,哪条野狗都能随意地欺负它。它的眼神总是那么忧郁悲凉,但是,只要有人丢给它丁点儿吃的,就满心欢喜地跳跃着表达着感激,有时吃饱了,就天真烂漫地玩耍起来——这让他觉得了它的可爱,自己要是让它老这么开心就好了。  他已经看见它两天无精打采的了,但一见了自己,还强打起精神来表示着欢喜。他停下来,小黄小黄地叫它,它竟然摇着尾巴,一瘸一拐地向他走来,仿佛早知道他给它起了这么个名字,仿佛早知道他会这么做的。他就慢慢地骑着车走,不时回头叫一声小黄,小黄就欢喜地吃力地跟着他走,无限信赖地跟着他进了他家的院门。  花点冲小黄叫起来。小黄听出花点在警告它别侵入了它的领地,就理亏地胆怯地呜咽开了,在他的裤腿上蹭来蹭去寻求着庇护。他就喝一声:“花点!别这么自私!吃独食可不好。”花点就不满地呜噜几声,翻着白眼,把脑袋伏在两条前腿上,眼睛滴溜溜地转。小黄摇头摆尾地踅到花点跟前,巴结地绕着花点嗅嗅着,鼻子竟然停在花点的断腰处深深地嗅着。花点像病人听到了安慰的话一样的惬意,回头报以友好的呜噜。小黄一见,就过来试探着嗅花点的鼻子,花点也回嗅它。 共 32564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