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风景依稀似旧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20:18 编辑:笔名

看见露露的第一眼,我就想,我和这样的女孩子是不会有交集的。她宛若温室中优雅华丽、从容大方的娇牡丹,而我,既使自信一点,也只是角落里寂寞绽放、自卑而又自傲的野百合。然而,我和她,竟还是有过一段擦肩而过的缘分。  高一开学那天,校园里人多行李也多,乱糟糟的一片。我向来不喜嘈杂,兀自办理入学手续,全然不顾四周陌生的环境和人群。可是,余光中她的身影,竟不自觉的使我的眼神流连数秒。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黑直发,三七分的刘海,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妆容。时尚而不张扬的白色连衣裙勾勒出略瘦而不骨感的身材,白皙纤弱的双腿因高跟鞋更显美丽修长。我承认,那一刻,我的眼里,曾滑过一丝嫉妒二分羡慕。  如果,我们就只见这一面的话,也许我很快就会把它忘掉。这是在我眼里美丽和漂亮的区别,美丽的事物我通常都会有意识的刻在心底,漂亮的可能转身就忘吧。我只是见过她,所能了解的就是她漂亮的外表,也许她也是美丽的,只是我没有机会发现,对此我曾感到七分遗憾。但其实没这个必要,因为我意外的发现自己和她分到了同一个班。当天晚上的自我介绍,我知道了她的名字,露露,还听了她唱歌,很动听的嗓音。  军训期间,露露穿着和我们一样的迷彩服,素面朝天,却始终难掩一身的贵气。我原以为她的贵气缘于衣着打扮和化妆品,就好像皇帝的妃子。但其实我错了,她是皇帝的女儿,是公主。  一直到军训完毕,我都没有和这位小公主讲过话。开始接触一个新环境,我总是容易沉默。露露的话也不多,偶尔才说两句,讲普通话,以至于有一刹那我就要误以为她是不小心坠落凡间的天使,十分幸运的,新学期班主任第一次调换座位,我成了天使的同桌。  班主任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年轻小伙,长得清秀帅气,干净整洁的白衬衫在阳光下显得温暖而不刺眼。他的出现,曾在我校引起了一丝涟漪,仿佛风吹皱的一池春水,微漾。毕竟像我们这样一所学校,有这样一位帅气的男老师是得之不易的。不过也仅仅是一丝涟漪罢了,首先我校女生人数远低于男生,而那个年龄的男生极少不自恋并乐于恭维同性长相的。至于女生,花痴数量未曾统计故无从考证,但毫无疑问大有人在,在这群人之中,非本班者嫉妒本班女生近水楼台,估计自己也没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本班女生,借助得天独厚的优质条件,天天大饱眼福,却苦于无单独交流的机会,即使有,也准不是什么好事,时间一久,也就产生了审美疲劳。加上那家伙后来越来越不修边幅,经常在我们十分热情的晨读或者聊天之时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黑眼圈就冲进教室。听说是因为酷爱打游戏,一有空哪怕深更半夜也不忘捣鼓他那可怜的笔记本,据说因此他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后来听一同学爆料,说某晚上偷偷溜到网吧通宵,也没干啥事,就是聊了聊天,估计是网恋上了情欲难耐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正聊得起劲时,后面一哥们儿打游戏太投入了旁若无人地大喊大叫,吵得他是心神不宁,正欲发作,扭头一看,正是班主任屈轩!魂都给吓没了,赶紧换了网吧,并发誓不再光顾那家网吧。大伙一听立马打听是哪家网吧未雨绸缪以绝后患。我曾暗自同情哪家网吧的老板,特冤屈的损失了一大批顾客,转念一想,别说那网吧生意好得惊人,就算穷死,也不需要我瞎操心。  这些都是后话,在屈轩还很注重仪表,还是大家眼里公认的帅哥时,他就很照顾我的同桌露露,有时候看她心情不好还会霸占我的座位,我一度认为他是心机过重看我好欺负才在调换座位时动了心思,这当然是玩笑话。不过,他和她确实有故事,但绝非俗套无聊的师生恋。  露露比我还不爱学习,这一点我本不感到意外,但还是被她的大胆举动折服。我不爱学习但好歹也煞有介事地听一下课,随着老师的进出变换转换手中的课本,心情好时还会问问前排同学讲到哪一页了然后翻过去或者翻回来。可是露露不一样,她的课桌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上课的时候就打发时间式的小口咬着、吮着,再么,就是从包包里拿出化妆品把玩,有时化一下,擦掉,再化,长此下去她的化妆技术果然大增。之后我认为我是和露露其实一样不爱学习的,只是我没她洒脱。到后来我就和她一样洒脱了,只是我不吃零食,也不化妆,我看我钟情的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字,乐此不疲。  对于露露,我相信屈轩作为她的班主任已经很包容了,并且就要超越他所能容忍的限度,可露露,依然我行我素。  由于是同桌的缘故,我对露露有了一定的了解。她单纯善良却任性骄纵,有一个长得很可爱的男朋友,偶尔会回他的情书。对于有钱人家的女孩子,这样的性格本无奇,但露露的性格里却有那么一点特别之处:你对她一倍的好,她会对你十倍的好;你对她一倍的坏,她会对你一百倍的坏。我承认我很没种,我对她很好,其实也没有刻意对她好,确切的说我对人本来就很友好,何况我们是同桌甚至是朋友。熟络后,我发现露露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骄纵,偶尔我也会跟她开开玩笑给她看我写的东西什么的。有一次,我看到她洗衣服,就故作吃惊的样子说原来你也会洗衣服啊!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笑了笑,又低下去继续洗。其实我是知道的,入学以来,她都是自己洗衣服。  期中考试如约而至,第一天考了两科。晚自习时教室里乱哄哄吵成一团,偶尔还有女生的尖叫我本来选对了的之类。我和露露从来不去理会也并不关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时,靠窗坐的同学喊道屈轩来了屈轩来了,大家便安静下来做沉思状。这是我们班不成文的规定,凡靠窗坐的同学有义务准确及时地提供情报,因为那里地理条件极为优越,且能直视屈轩的办公室,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屈轩的动态了如指掌。不一会儿,屈轩步履匆匆地来了,表情严肃的说你们不要再喊屈轩来了屈轩来了,办公室的老师都听到了,我很没面子的,你们以后就喊屈轩老师来了屈轩老师来了,明白吗?说得教室里笑声一片,他还是表情严肃。他总是这样子,把大家逗笑自己却不笑,弄得大家笑也笑得不开心,有些胆小的只得急刹车不笑了。结果他还是表情严肃地说你们有些同学啊,动不动就笑,笑也就罢了吧,我看他一眼,他就不笑了,而且那个笑啊,刹得太快,僵在脸上了,你们互相看看,看看,什么怪表情!那时的屈轩已经不再是曾经公认的大帅哥了,不修理头发,估计也没怎么梳过。穿衣服也极不搭调,有时候上身穿着西服,下身穿牛仔裤,脚上套一双布鞋,拿着烧饼酸奶在教室里吃吃喝喝起来,但还一如既往的幽默。比如喝酸奶是时他会说“你们脸上长痘痘的,别乱挤哈”随即举起酸奶“青春滋味,自己体会!”  那个晚自习,屈轩把露露叫到办公室谈话,回来时一脸的开心,说屈轩表扬我了咧,他说我能考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虽然,她和我一样是不在乎分数的,但人都是喜欢赞美和褒奖的。我不知道她是想得到更多的褒奖还是屈轩的纵容是她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之后的几科她找了高三的同学代考,自己去校外玩了两天。结果这件事被学校查出来了,原本代考现象在学校已屡禁不鲜,且愈演愈烈公然达成交易,据说是一百元一科,俨然成为不正之风,肆意蔓延,学校极为重视此类事。屈轩对此也很生气,毫不客气地指责了露露一番,至于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只记得露露那天很生气,她说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他,她要让他好看。之后几天,屈轩总是半夜收到恐怖信息,一天到晚有人打来骚扰电话,一接通就不停的骂,但这些幼稚无聊的做法并未使她泄恨。有一天午饭后,露露突然对我说,我找人把屈轩打了。我心中一惊,但没多问,那几天果真没看到屈轩了,之后,看到了,脸上的伤,还没全好。  很快,屈轩再次调换了座位,我不再和露露同桌了。新同桌是个活泼的男生,喜欢讲话,很会逗人开心,也不爱学习,跟我和露露不一样的是,他不听课不做练习题一样可以拿高分,可我们不行。我记得曾经问过露露现在不好好学习有什么打算,露露说她一个亲戚已经帮她安排好了,只要坐在办公室签字就好,待遇很不错。我淡淡的笑笑,什么也没说,我没有资格,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好学生。  分开坐以后,我们的关系淡了些许,只知道露露和她那可爱的男朋友分手了,换了一个我认为看起来很不顺眼的男生。她说,之前那个太幼稚了。她说,她要和这个结婚。但不久之后,我得知了她退学的消息,那所谓的恋情恐怕也无疾而终好聚好散了吧。再后来,听说,她去了一所学校,学日语专业。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露露,也断了和她的一切联系。后来又一次,我一个朋友,汪琦,说她碰到过一次露露。先前的直发长了许多,烫成了大卷,栗色的,很漂亮。穿着打扮也明显成熟了许多,并且得知她再一次退学了,目前呆在家里。那次碰到,她是出去吃早饭。  关于露露的故事,已然告一段落了。四年不见,也无任何联系。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毫无预兆的想起她,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我忽而想起小彩说过的一句话。人会很容易的想起四年没见面的人。四年。“似”水流年。同时,谐音思念。也许是吧,四年之后,风景依稀似旧年。我记忆里的露露,依然是黑直发,三七分的刘海,甜美的笑容,动听的嗓音。记得她给那可爱的男朋友写情书时单纯幸福的表情,记得我讶异她会自己洗衣服时她脸上不易察觉的一丝羞赧,还记得,她曾经说过,喜欢我的文字。 共 36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最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最好

上一篇:三月10

下一篇:女孩的颜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