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广东东莞市将出台制度规定政府回应范围

发布时间:2019-08-15 12:06:01 编辑:笔名
广东东莞市将出台制度 规定政府回应范围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714 在今年东莞两会中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东莞市长袁宝成首次提出打造“回应政府”。南都梳理发现,这一提法紧跟国务院对政府回应的最新要求。多数受访者认为这一提法是进步,是对“阳光政府”的补充,有受访者认为要打造“回应政府”最重要是官员的观念转变。昨日袁宝成表示,东莞将出台具体制度,规定政府回应的范围。 李克强提“要主动回应社会关切” 前日,东莞市长袁宝成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严格落实八项规定,公开和压减“三公”经费,打造透明政府、回应政府、公信政府,畅通利益诉求表达渠道,让市民的诉求有人听、有回应、有结果、有反馈。 南都注意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打造“回应政府”的提法,在广东范围内还是首次。这一提法,最早源于总理李克强。去年9月18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特别强调要采取配套措施,加强相关制度和平台建设,让政府政策透明,让权力运行透明,让群众看得到、听得懂、信得过;要主动回应社会关切,把人民群众的期待融入政府的决策和工作之中,努力增强提升政府公信力、社会凝聚力的软实力。 随后,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教授胡伟发表名为《打造透明政府、回应政府和公信政府》的评论,就李克强的提法进行详细解读。这篇文章被人民、新华等众多媒体转载“回应政府”的提法从此被频频提及。 国务院要求政府应建专家解读机制 去年10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打造回应政府作出明确要求,包括加强发言人制度建设、发挥政府站在信息公开中的平台作用、建设基于新媒体的政府信息发布与公众交流新渠道、健全舆情收集和回应机制、建立主动发布机制、建立与媒体等沟通协调机制以及专家解读机制。 对比《意见》,除了建立专家解读机制外,东莞其他方面总体上做得不错。2012年3月,东莞设立发言人和助理的市直单位和镇街已达161个,基本实现全覆盖。同月,东莞微博发布厅上线,覆盖全市32个镇街、3大园区、41个相关单位。 此外,东莞主要领导也频频造访中央、省级媒体,就有关东莞的宣传报道进行沟通。2009年以来,东莞还多次就一些重大突发事件主动发布信息。 市长回应 “那些须回应,那些不用回应”将有具体规定 2014年东莞将如何根据《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推进打造回应政府工作?昨日下午袁宝成接受南都采访时回应,这一工作已经写入2014年的政府工作任务分解表,到时候会出台具体制度,规定政府工作中那些必须回应,那些不用回应,以及政府信息公开需要注意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官员转变观念 南都:你如何看待东莞首提打造“回应政府”? 梁聚峰:这是这次《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亮点,是个很有创意的提法。打造“回应政府”顺应了目前国家要求政府加强信息公开和舆情应对的背景。我个人对东莞的政府回应很不满意,两会的时候有政协委员说正式提案都不了了之,何况一般的市民诉求呢。现在到处都在讲阳光政府,透明政府,“回应政府”是努力的方向之一。 毛寿龙:这是要求政府对老百姓的需要有回应,不能门难进、事难办、诉求没回应。 韩远颂:这是一个进步,最起码政府对市民、企业的声音表示出了尊重。市民、企业对政府的诉求提出来后,政府能够给出一个答复,可以说对阳光政府的一种补充。 代希奎:从发言人制度到政务微博大厅的建立,东莞这几年在信息发布方面进步很大,打造“回应政府”是在回应民众诉求、舆情应对方面提出了一个系统工程。虽然东莞在方式方法上作了很多努力,感觉有些官员的观念还是没有转变过来。如果官员观念没有转变,渠道再通畅也是摆设。 不需要对所有诉求作出回应 南都:在政府信息公开方面2008年已经实施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政府信息公开与“回应政府”有何不同的地方? 毛寿龙:应该说“回应政府”里需要回应的范围比《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多一些。如果是在法律范围内必须公开的,自然应该按照法律来办。如果法律没有规定该不该公开,该不该回应,政府可以本着主动回应的角度去尽量回应。如果在不能公开的范围,也应该给出回应,说明为什么不能公开。需要注意的是,不是对老百姓所有的诉求都应该作出回应。比如有个小伙子跟爸爸相依为命,爸爸重病,房东不想把房子租给患重病的人,政府应该给出回应吗?政府不应该帮人租房子,也不能强迫房东租房给人,但结果往往领导一批示事情就办了。政府有时候不作为,有时候过分作为。 韩远颂:有法律规定要公开的,政府必须公开。没有法律规定要公开的,政府也可以公开。这要看具体情况,要求政府对所有诉求都予以回应不现实,也没必要。 代希奎:法律规定不可能那么细致,比如对于媒体集中报道的一些热点问题,法律不会规定政府应不应该回应,但从满足应对舆情、满足群众的知情权角度出发,政府就应该作出回应。如果东莞能够出台打造“回应政府”的相关制度,对政府应该回应的范围定得广的话,很可能会是个非常先进的做法。 每个官员都应具备回应技巧 南都:打造“回应政府”,对官员将有那些要求? 梁聚峰:一些官员在进行回应时并不专业,每年都会听到官员回应时雷语频出。这是因为官员回应太少,缺乏基本的交流能力。其实能够多回应,熟练以后,对政府官员来说也是一种技能的提升。 韩远颂:这要求官员必须提高自身素养,掌握回应的技巧。建议在招录或晋升公务员时,就应该把好关,要求官员必须具备回应技巧。对公务员应该不定期培训,组织交流学习,提高他们的媒体素养。 毛寿龙:有时候政府官员说的本身是大实话,但放到媒体上可能会被热炒。我们的官员面对媒体,素质还是不够的,不知道什么叫媒体语言,不知道掌握分寸。这可能跟中国官员的晋升机制有关,官员不需要面对公众演讲不需要应对媒体也能升官。虽然一般的事情可以安排发言人回应,但从长远来看,每个官员都应该具备回应的技巧。 祝铭:对于官员来说需要具备直面批评的包容心,能够分析各种信息,熟练运用平民化的语言。 代希奎:首先在观念上能够转变,要求官员认可回应的做法,认为回应是一种和义务。这其实是一项系统工程,政府应该要求从初任公务员培训开始,长期对公务员这方面的技能提出要求,久而久之就会出成效。 引入专家解读是平衡和补充 南都:去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对政府回应作出要求,其中提到政府要建专家库,引入专家解读制度。对于这个制度,你怎么看? 代希奎:以往政府发布了一个新政,都是媒体在报道时请专家解读,可以说专家解读的工作一般媒体在做。现在政府要建立自己的专家库,在发布政策时同时发布专家解读,这有利于媒体、老百姓理解政策。 祝铭:政府发布专家解读可以吸引民众对政府政策关注,是对媒体解读的一种平衡和补充,也可以避免政策被误读。 梁聚峰:专家解读是个很好的做法,让政府政策更好理解。建议一些政策不光要找专家解读,也应该找民间人士解读一下。专家解读一般较为学术专业,民间人士解读更接地气,更了解东莞实际。上次市里开会时,有人提出来希望政府建立民间智库,与专家智库互为补充。中风后遗症有什么偏方
小孩脾胃虚弱如何调理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心肌梗如何治疗